付亮:越界才是互联网行业中的最大痛点
2016-05-06 11:56:37
  • 0
  • 3
  • 8
  • 0

核心观点:(1)明确监管内容落实相关部门是解决问题的最佳方式;(2)百度应当借助强化核心竞争力达到贡献社会价值;(3)加强越界惩罚是治理互联网行业的关键。

 

一、明确监管内容落实相关部门是解决问题的最佳方式

大家提的百度要负有企业社会责任,这句话对不对?但是他说我没有违法,这个时候大家可以骂他,可以说不好,可以不用它,但是它并没有成为一个社会打击的地方,如果说它违法了,应该是执法部门上来的时间,执法部门可以把百度关了,也不反对。就是按你的法条去把百度关了,但是执法部门没有力量处罚,说百度要有职业道德,我觉得这个问题就已经跑偏了,这不是问题的所在。

百度的问题应该是最近一个最大化,百度的事件是一个O2O的问题,是线上的信息交互连在了线下的问题,实际上最大的问题是线下出的问题,百度不是医生,不是去医治病人。但是网信办很积极,要很快把这个调查出来。但是我后来一看国信办牵头这本身就有问题,应该是卫计委的事情,你要说广告,就是宣传的问题,肯定就是工商总局,或者是工信办的事情,就不应该是国信办的事情,但是我们国信办牵头,我们把百度打完了以后会不会有下一个百度?肯定有,为什么?百度说打广告,但是实际上我们看看,这些数据都可以查的,咱们查查电视节目,我们查查广播,看看大街上的广告,发现很大一批的治疗性病、骨科、癌症的,这些比例占的极大,到处都是这样的广告。刚才有个朋友扒出来一篇最早说莆田系的,2006年11月的,现在是2016年,十年过去了,莆田系发展了很多上市公司,但是我们还没有对它有任何处罚,还是说百度不应该这么推广。没有百度问题就解决了吗?实际上也没有解决。

一定我们不要说百度应该所有法,法律是所有企业的事情,应该是针对所有的,包括互联网行为,包括别的行为,我们处罚的时候,对谁都应该尽早下一个东西。现在看百度,我们都谈了好多回了,十几上五年前、十年前这些问题都存在,我记得当时是阿里巴巴把雅虎收购过去以后,一开始是做定位广告,后面是搜狗也做了这方面的宣传,就是百度出来的结果就是什么样的。很明显对比下来就是我的效果比他好,而且它的广告有很多问题,那时候我们大家都知道有问题,但是有谁监管?彻底就真空了,这个我们去等广告法,因为你没有加上竞价搜索,加上就解决问题了吗?这些问题都存在,可以换一个方式,你说竞价搜索不行,打下去竞价搜索可能更严重,竞价搜索相当于是百度企业要求你有这个资质过来,说明百度还尽到一点监管责任,尽没尽到是另外一回事,但是如果没有以后,通过SEO把这些企业排到前头去,可能危害的人更多、更隐蔽。

不是简单地说百度不好,就怎么样,这些医院百度也很难办,你说拿着三甲医院的证明,说我来你这儿做广告,百度能说他不好吗。竞价排名也提了,实际上我觉得不应该完全否定竞价排名,竞价排名应该是一个很好的工具,我们不光百度在用,实际上央视的广告招标也是以竞价排名的方式,没有什么区别,然后大家想想今年的标王是谁。就是竞价这种模式,存在是有它的意义的,但是怎么管?比如都一起去竞价,就是说一个规则,是不是医院里面要有更多的背书,要承诺这些责任,这个可能是我们需要做的。但是说过来的百度没有做,然后监管部门更没有做,这个时候要打板子的话,百度是20%,监管部门是80%。

二、百度应当借助强化核心竞争力达到贡献社会价值

    回到百度上,我是身受其害的人,因为我是做竞争情报的,百度曾经是我最重要的工具。现在确实百度只能说是之一了。我一直很奇怪,百度为什么把他的核心竞争力给放弃,百度做无人驾驶汽车,做一些虚拟现实的东西,做一些IT很远的,可能是未来十年二十年以后的东西,我不反对,但是我觉得他的核心竞争力还是在内容的整合,内容的增值服务这种提供,他为什么把这一块放弃,我一直很不方便。对于我来说他已经不是我的核心工具了。

另外百度公关,百度公关这几年我一直很奇怪,按理说公关应该是一个很好的内外沟通的窗口,但是这次他内部发了一个信,百度作为一个有责任心的企业,我们在替有关部门做执行监管。这句话实际上是什么?就是内部的可能很景气,但是这个事就是直接在打脸,你该干的事情其实应该尽的社会责任你没有尽到,然后内部公关经理在说你在替有关部门做监管,也就是说你做到了你应尽的职责你再说这个可以,百度类似的这种公关的很负面的做法不知道为什么能出来。

三、加强越界惩罚是治理互联网行业的关键

    最后说一个就是刚才几个都提了自由竞争,但是从我对IT业来说,我让你自由竞争去规范市场,从目前通过IT环境来说真正做不到,真正规范市场还是得有关部门去加强对一些明显越界的行为的一些处罚,不能让它出头,如果政府放弃的话,可能对于企业来说,他更愿意走黄色地带,甚至走越界,因为那样的他可以获更多的钱,而且对他的收益更有利,必须承认这个存在,我就说这个。

       我们执法太滞后了,说那个垃圾短信管理,2010年是去年出台的,去年的短信从前年开始每年百分之十几往下降,正常都不用短信了,这滞后不是一天两天,这滞后的是一个时代,从短信发展期开始说要管,最后到短信下来了决策才下来。

(付亮,独立TMT分析师。本文为付亮在百度舆论风暴特别研讨会上的发言)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