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亮:辩方不应作无罪辩护,需要分清有罪和无罪的地方
2016-01-13 09:40:36
  • 0
  • 22
  • 5
  • 0

主要观点:(1)王欣律师做无罪辩护比较失策,应当分清哪里有罪哪里无罪;(2)中国移动与快播不一样,移动为治理诈骗短信做了很多工作,快播没有为阻止违法内容传播尽到应有的责任;(3)媒体传播应聚焦案件本身,对案件做出正确的引导和应对。

 

一、王欣律师做无罪辩护比较失策,应当分清哪里有罪哪里无罪

我一直在关注互联网的问题,快播的案件,快播一定是有问题的。我看了快播的辩护,开始的定位失策,它要做无罪辩护,其实在此过程中它一定是有责任的,只不过就是责任在哪儿的问题。他们对十年以上的罪行不接受,但是大家对他们的无罪辩护也是不接受的。辩方应该明白哪一个地方算是无罪的,它应该有更多的辩护,这样的话至少有一大部分的责任可以排出去。不能证明我有罪,这是很重要的事情,是不是主动传播了,作为一个管道我们监管不力,这是一个问题。如果说有主动的行为,这是比较致命的,这个判刑差距很大的。

 

二、中国移动与快播不一样,移动为治理诈骗短信做了很多工作,快播没有为阻止违法内容传播尽到应有的责任

提到了中国移动的处理问题,说为什么中国移动没有转型。但是实际上中国移动和它们有完全不一样的地方,中国移动近几年受国家相关政策的影响,在对诈骗和发垃圾短信治理一年比一年增强,而且有足够的责任。五年前的数据,二年在广东和福建两个省关了手机号70万个,就是因为他们发送了诈骗短信。中国移动在积极的应对,听了不少的号码,我拦截了很多的信息,有安全区域。我主动的完成了义务,我作为一个管道,你快播和我中国移动也是管道,但是我在做我的拦截的义务,我做了大量的工作。这个工作做的好不好,这是另外一回事,但是我在积极的做。但是从快播来讲,它可能做的明显没有尽到相应的责任,至于说判多少,这是法律说的事。

 

三、媒体传播应聚焦案件本身,对案件做出正确的引导和应对

    舆论传播,我最近跟了很多的案子,这个案例也是我从开始跟到现在,至少我们舆情角度来讲。案子炒的很热得时候,没有任何的专业机构说P2P是什么,炒作完了以后大家还没有理解P2P是什么,别说P2P本身的技术问题。实际上你会发现P2P的问题,现在马上云服务都有了,基本上都跑不了的,只不过就是谁的责任问题。P2P的技术是历史的技术,不要把P2P利用为互联网众筹,最开始就是点对点。为什么现在的手机实名制,我发了一个短信给他,这可能已经构成了犯罪的传递,但是这连平台没有。但是快播是有平台的,最开始的时候舆情没有正确的引导和应对。但是更加有意思的是,我们央媒干什么事情,我们分析掌声去了。本来话题已经远了,结果差的更远。应该分析原案子本身,他们去分析别的问题,实际上会发现从传播形象来讲,人民日报和新华社他们两家的两个掌声造成了二次传播。不是说会议炒的多热,第二波起来的就是人民日报和新华社他们做的。


(付亮:独立TMT分析师)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